( 一) 15. 我的記者生涯 ( 十四之十四)

我的記者生涯十四之十四忍痛割愛副社長,投筆從商闖天下

洪文

將近一年,又回歸老外交部兼職。當時報館外勤記者一時欠缺人手,權且將我老馬之智可用,回到外交部重兼舊業,可說是駕輕就熟,得心應手。

現任外交部長是西蘭洛,不是詩人,是一個學者;不是政客,是一個專業者。他涉世很深,說話時常一語雙關。是一個很有修養的人,講信修睦。待人謙懷恭敬而不自滿,虛心而不自大;翩翩君子,諄諄告誡。他尚修文事,不尚武事,允文輕武,不隨便強斷是非曲直。

一小時記者招待會,他抽煙最少五支,一抽吸入肺腑,一吐煙向上騰,七竅冒煙,指爪夾菸,食指浩繁,指甲被煙燒呈黃色,煙霧瀰漫室中。那時乏人關心二手煙會侵害人體,所以大家都不在意而听其自然,也就不了了之,豈非不亦樂呼!

他與牙西亞總統的煙堪稱難兄難弟,不相上下;一個煙向上騰如捲雲

 ,一個霧向下噴如龍蛇戲水。二人抽煙心態,雅俗共賞,但瀟灑自然。

那幾年,菲律賓外交政策沒有什麼變化,以美國外策馬首是瞻,蕭規曹隨,樂於墨守成規的追隨,故其政策方針與美國一致,沒有兩樣。

西蘭洛外長硬性規定每天午後十二時半至二時開記者會,除非出國公差

,從未更改。我反變為閒中尋忙,正午就要啟程赴會,四點趕往總統府收集當

天新聞稿件,中途轉往大學上課,深夜九點半回報館撰稿,搜索枯腸寫文章,

直到打烊,雖打哈欠不輟,乃須撐。記者雖是文齊福不齊,卻是英雄一丈夫.

日月如梭,一年很快就過去,在一個夕陽西下的傍晚,天已黑的時候,報館柯社長約我談話,柯社長平易近人,眼睛烱烱,明察秋毫。他為人爽快,開門見山,不拐彎抹角說:「聘我為報館副社長」。驟聞驚慌失措,須臾神色自若,心神定,專心傾聽他的敘述,他給一星期時間回覆。

胸懷千萬里,心思細如絲,夜深人靜,我回家沉思,衡量得失。於公報

館人才齊齊,論輩份我最低,資歷最淺,年紀最輕,為什麼柯社長不在牡丹園

中摘花,反屬意於我?我一旦就任斯職,少年得志,譽滿天下媒介,名利兼得

。反思輕而易舉的成功是事業大忌。回念外勤記者本行出身,長久能有幾人不

染壞嗜好。多數老大無成,白髮青衫淚滿襟,當初錯誤的選擇,後悔已晚,怪

誰都沒用。

於私我已入學碩士班肄業,求學惜時,不能半途退學。況我志不在媒體

,旨在工作中學習,學習中工作,習學並行不悖。翻轉人生逆境是智慧,不是

聰明,一旦學業有成,智慧如泉,屆時心胸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所謂「祇

怕沒有鬥志,不怕沒有戰場」。最忌入錯行業,跟錯主管。龜兔賽跑;狡兔跑快,耐力不佳,易厭倦,烏龜雖慢,一跑三十年細水流,故逆風練勁旅,除非

太陽不再上升,沒有達不到目的,所以何須爭於一時。既要營商,身在媒介,

就得賈人文章老大成,凌空健筆意縱橫。

一個星期六傍晚,我溫柔婉轉回覆柯社長:「因為考入大學碩士班授課

,時間繁忙,媒介工作不是我的終身職業,我志在營商闖天下,淺水溪中戲蟹蝦」。半年後,我辭職投筆從商;商海茫茫難撈針,巨浪洪濤舟可渡,人不經

憂患則德慧不成。「天之殺物正以成物」,勉之。

Hits: 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