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14. 我的記者生涯 (十四之十三)

我的記者生涯十四之十三

總統府顧問施性水,留得清風滿乾坤

洪文

總統聘著名華僑領袖施性水先生為總統府顧問,第一位華僑於菲國戰

後獨立以來獲此殊榮。施先生座車牌號三十六號,中華總商會理事長,為人

急公好義,平易近人。据聞從早上六點,就有華僑絡繹趨府託其排難解紛,

那時華僑習慣早睡早起,他菩薩心腸,來者不拒,善緣廣結,偶爾忙得一飯

三吐哺,他的親僑愛僑情操風範,屢屢躍然紙上,令人動容。

     當時世界強國大使館比肩鄰立於羅哈示林蔭大道。這位一九五零一一六零年代蜚聲海內外的風雲人物施先生,鑒於中國大使館偏處一方,未能與彼等並駕齊驅,乃登高一呼,僑界百應,盡力捐輸,真是片言明百意,三年內買地建館,蘶然屹立於林蔭大道,迄今仍在。

     昔日華僑中學;今日僑中學院,突遭火災,一夕焚為平地,在性水先生努力奔走下,亦於一年內完成建校。大者如斯,在他雄心壯志規劃下,一一完成,次者舉不勝舉,施先生不愧是君子不器,永誌僑心。

性水先生不幸中年早逝,哲人其萎,天妒英才,好人不長壽,設靈堂靈位於青年會運動場。二百六十多華僑團體參加治喪委員會,六十年代華僑社團寥寥可數,不像現在恆河沙數,不勝枚舉。

      故舊親友在靈前追念哀思,很多人仰立凝視施先生和藹可親的笑容遺照,哭腫雙眼,他們豈祇私誼哭性水先生!不外是精神素養,萬古長青,親僑風格深植華僑世代心中。他雖然仙逝,但其凜然正氣,永垂不朽。

出殯之日,靈堂冠蓋雲集,送殯僑眾車水馬龍,性水先生的靈柩已抵

達華僑義山,排在後段的送殯人群還留在青年會靈堂尚未起步。他的身後哀榮,正反映華僑對他的懷念與哀悼。先生在天有知,地下有靈,可以安息矣。

先生留得青風滿乾坤,一片冰心在玉壺

乘坐總統遊艇巡迴岷里拉海灣,在遊艇甲板上等待總統招開記者會,巧逢中央通訊社特派員李先生。中央社是半官方通訊社、如美國聯合社、法國法新社、現在中國新華社。我們聞名從未見面,不曾識面早相知,這是第一次會晤。互相問好,稍事寒暄後,他便單刀直入,當面邀請我加入中央通訊社服務,可駐本地或派往英語國家,讓我自由擇捨。

我以尚在大學夜校修業婉拒。屢念「人之所優,固有所劣,人無全人

,脫俗凡如地藏菩薩亦然」。況那時我已分身乏術,一人兼三職,又讀大

學夜校;早上六點天剛發白出門、午夜十二時從報館拖疲倦步伐回抵家門

。「人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莫待遲暮惜光輝,雖然身疲力竭,但樂在

其中。

李特派員沉靜善言,隱健深思,見微知著,具有長者之風,善言善語

,值得借鏡。人說:「當吾者為吾友,非吾者為吾師」,我們情非管鮑,實屬莫逆之交,後來成為摯友。他二年後調回總社榮升高職。

李特派員不會昧菁英矜糟粕,取捨不當。我也知道中央通訊社視野無際,人脈寬闊,在裡工作,凡事反掌折枝,發揮所長,猶魚之有水,讓人觀古今於須臾,撫四海於一瞬,在此磨練,記者會更上一層樓。無奈項莊舞劍,意不在武藝,人各有志,我志不在傳媒,祇好割愛。

Hits: 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