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10. 我的記者生涯 (十四之九)

我的記者生涯十四之九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洪文

回到報館,張總編輯索稿頻頻,多多益善,花絮稿件一多,編輯的

筆就不了。

見一落葉而知歲之將暮,時光過得真快,一年猶如一彈指,轉眼溫

馨臘月又將來臨。 

吳社長指派我主持華僑養老院募集善款,分享養老院老人,我撰寫

一篇總編輯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為題刊登首版。

午後一時發報,下午四時後,僑社善捐接踵湧入,報館同人皆雀躍高跳,

高興萬分。

 翌日早上八點,社長親臨編輯部讚不絕口,勉勵同人,再接再厲,

繼續努力。我每日一短文,一簡訊。短文旨在勸人兼善天下,推己及人,

這是天下之大,簡訊是報告當天收集善款額及累計情形。

華僑善舉公所配合按人平均分發善款,老人皆大歡喜,也是第一次

歡度一個快樂的聖誕。

華僑養老院聖誕募捐之舉在軍政統治時期,因封閉報館,停止辦,經數年後,聯合報首先復刊,乃繼續舉辦華僑養老院聖誕募捐運動,後繼

有人迄今猶旺,令人欣慰。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元月初旬,一個年愈古稀華僑老人臨報館,指名道姓要見我,經他自我介紹,始知是華僑養老院一老人,白髮蒼蒼,

鬚眉交白,滿面皺紋,愁眉苦臉,孤苦伶仃,傾吐懷念故土,渴望「葉落

歸根」。我深深体味這句諺語的寓意,葉從樹根生,凋萎還是回歸樹根,

不是處處黃土可埋人。

他的傾訴使我心情激動,念及胡馬依北風,狐死必首丘;狐狸臨死,

頭必朝牠出生的山丘,畜生尚且如此,何況人呼!他不外缺回國盤川,

無他圖,幾經思考,惜老恤老是人之天責,成人之美無旁貸。怕一文錢

難倒英雄漢,開口求人不雅,撰文求人易。日我勉力而為,撰寫一篇短

文刊登,傳播這個動人心魄,感人肺腑的老人傾訴,喚人捐助旅費讓他如

願。

      人之為善,百善而不足,僑界仁人善士不少,祇二天捐獻,足足讓

他骨肉團圓,故鄉黃土可埋人,讓他將來含笑地下。我不是畫花會飄香,

而是君子之德風。

三星期後,不料養老院老人三五成群比肩接踵而至,目標一致,比

照幫忙。我本以偶而為之的心態助人,誰料弄巧成絀,眼見不為不成,不

揀佛燒香,厚此薄彼。我先提出聲明,至此為止,下不為例。在無可奈

何下,人說用箭當用長,因此我故技重演,仍舊撰文呼喚善人捐輸盤纏,

前後四天,功成身退,屈指一算共九位回歸故國,如願越巢南技,由此

觀之,人情非薄似秋雲,世事非短如春夢,人世間充滿溫馨厚意,心善如

玉,令人難忘。

助人最樂,為善是福,冥冥之中必有恩澤,我因此娶名門閨秀為妻,

賢慧淑女為伴,助我事業成功,兒孫滿堂,這是上天餘蔭賜福。

Hits: 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