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8.我的記者生涯 (十四之七)

我的記者生涯十四之七

進蘭芝之室不知香入鮑魚之肆不聞臭

洪文

奉勸花甲以下,而立以上之男人,必須小心警惕,壞女人的一

舉一動確是人言言殊,一般背後都養一個自玩情人兼保鑣,保護自身安全。

二年前台灣一個市議員,在廈門娛樂場所豔遇一個高級風塵女娘,二人一

見投緣,相偕外宿,正在自娛娛人的須臾之時,巧遇情敵,不幸被刺身亡,

樂極生悲,到底誰玩誰,真的還不知道,然誰投入誰倒楣,確是一針見血。    

一般見利思遷的壞女人,為釣金龜婿,無所不用其極,見人說人話,

見鬼說鬼話,自造孽別人擔,借刀殺人,自不沾手,表面裝可憐,受迫害,

其實她是扮豬吃老虎,吃乾抹淨,翻臉不認人。

娼婦的所謂愛情哲學是花時間做菜,不如花時間做愛,祇許我玩人,不許人玩我,她懂得挑逗傻男人,這樣才能愛得輕鬆又愜意。

記得那時王彬街十二猛人,就是打手。在街中橫衝直撞,無人敢阻。其中一猛往港亦是豔遇一位風塵女娘,兩人纏綿,女強求此猛人帶她來菲

遭他佯拒,旋即服藥企圖訛詐自殺,表示非他不愛,她被送醫院急救無礙,並答應她所求。

我傾心聞其陳述,立即答以此女使詐,惜他不了解服藥劑量輕是不

死人,嚎啕大哭才見真情。擅自攜女來菲,越一個月,女劇烈吵鬧堅決急

欲回港。不久,此猛人發現她在菲另結新歡,別人申請替她擔保讓她舊地

重遊。此人平時竟是稱兄道弟好朋友,人心不足蛇吞象。

飽暖思淫慾,再說這個紈不餓死的男人,空若趙子龍一身都是膽,

卻不懂關雲長刮骨療傷,動輒入寶山,竄慾洞。他不瞭解這類女人是前門

入虎,後門進狼,長安雖好不是久戀之地,弄得身敗名裂,命歸黃泉空遺

恨。

他家有賢妻,姿色亦是天生麗質,是個賢內助,自願當其失德夫婿

成功的墊腳石。無奈家花不如野花香。我因此訪問她數次,一個米糠之妻

遭下堂,一個知書達禮的好女人。

他是一個得魚忘筌,直把杭州作汴州之人,身在蘭芝之室,久而不

知其香,反趨鮑魚之肆,卻不聞其臭,真是弱水三千里,沒有一個祇取一

瓢飲之人。

這個單身隻影,招蜂引蝶的風塵女也是值得憐憫,她到底是替人受難?李代桃僵或是移屍架禍?祇有她自己才能明白,最終被遣配出境,此

案就這樣不了了之。

這二對耐人尋味的男女主角,女是娘子漢,男是小丈夫,自作孽的

人必自食其果,牡丹花下死,自古皆然,不能尤人。

一年不到就被調派採訪市政府,市政,檢察署及法庭,採訪這些

機構非常輕鬆愜意,沒有壓力,每天走訪一回,不怕漏遺新聞。祇有每天

午間在市長會客室稍事休息,等待市長招開記者會,有新聞寫新聞,沒新

聞開弓不射箭,大家一哄而散。

Hits: 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