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3. 我的記者生涯 ( 十四之二)

我的記者生涯十四之二

華佗再世難回春名醫滿堂不妙手

洪文

追溯我幼年時代,父親早逝,從小倚兄生活。兄長我二十多歲,他兼父

職,栽培我讀書,教養嚴格,溫習功課坐要正,立要直,走路要抬頭挺胸,吃

飯必須文雅優秀,不准逾越規矩。我們是兄愛弟恭,同連枝,情是手足,義

似父兄,「我無兄無以有今日;兄無我無以享長壽」,每每回念及此,我淚

珠潸潸而下。 兄撤手離我迄今已六年,常常唏噓哀嘆,痛失良師手足。

憶我就讀初中一年級,年幼無知,課堂中好於反駁老師,不懂謙虛謹。

第一次未經兄允許,放學後擅自前往書店搜集課外書籍,未克如時回家,兄站立

門前眺望,心急如焚,怕我途中有失。及至目擊我的身影,內心始化憂為喜,外

表卻橫目斥責。事後店中一位長者背後偷偷引述那天哥哥如熱鍋螞蟻的情景,我

始知兄的深情眷顧,體味兄的恩情脈脈萬重山。

花無百日紅,病來如山倒。2003年,不知緣由,兄竟突然一病不起,我

不知如何是好,手忙腳亂,明知養病如養虎,還是張惶失措。自兄養我成人,每

逢兄身體欠安,不論病況輕沉,兄弟痛癢相關,總要我相陪就醫,每每我都胸有

成竹,化險為夷。不像這次心驚肉跳,,驀然「山雨欲來風滿樓」感兆,叫我一

夜白髮三千丈。

「聚是偶然,散是必然」,人有悲歡離合,自古難全。兄弟是皮毛依附,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可以贖換,我願以己身贖兄身,回報兄愛我之殷。

走十步遠,不走一步險,我是急病慎投醫,一心盼望華佗再世堪春,

不料名醫滿堂不妙手;無奈已屬沉,藥石罔效。我剛離開醫院回家途中,聞

噩音,不能自拔;涕淚滿衣裳。

佛教相信輪迴;生的要死,死會再生。如果真有下輩子,我可得一伯樂兄,也鄙視良馬千匹。

我遵照兄的遺囑以生前侍兄一樣侍大嫂;我以娘侍嫂、嫂娘相侍,幼時嫂兼母職哺我,怎可忘懷!哥哥安息吧!我會遵照遺囑行事,放心走罷! 痛定思痛,早知有今日,應在兄生前及時伴兄視察我在大陸的電子廠;偏偏瞻前顧後,擔心兄體力不支,以致失誤。真是悔不當初,千金一刻總蹉跎!

我敬天畏神,雖不迷信,然在睡中兄來託夢,我是信以為真;「兄在陰間與姊丈結伴仙遊」,我在陽界亦可釋懷。哥哥!我俗事一了,就會急趨伴兄遨遊極樂神仙境,陰間世外桃源。哥哥放心,一路走好!

在大哥栽培我讀書年代,我是雞飛狗跳,往往將二年學科拼做一年讀完,造成學問基礎脆弱,乾坤難轉,希望這是小懲大誡,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一直傾望否極泰來。

譯海浮沉,相形見拙,叫我頭昏腦脹,雖生猶死,我喃喃終夜悲嘆,不知如何是好。幸我大哥在世時,平時對我的警言誡語,一時浮現眼簾,記憶猶新。他說人一定要學走逆境,逆境才是鍛鍊成長的好時機,愈年輕愈好。此言不虛,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你只要踏出人生第一步,就有機會成功。所謂繩鋸木斷,只要持之以恆,它喚醒我不必效尤關雲長走麥城,他大意失荊州,我刻意要學習,兩相天,於是我毅然決定上班翻譯。 

Hits: 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