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 2.我的記者生涯 ( 十四之一)

我的記者生涯十四之一

 “做記者風餐宿不知疲,卻得不到諾貝爾新聞獎

洪文

做個忠于職守的阿公記者難,他不能使風馬牛變相及;牝牡不相誘。當

個草率從業的阿婆記者易,蓋阿婆三五少婦時;也曾風擺楊柳來,她能夢筆開

花,狗尾續貂。

我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新閩午報的外勤記者,國際新聞稿本翻譯員。早

上八點搭報館專用車外出採訪、寫稿、攝影,將搜集資料傳送編輯刊登出報,

晚上八點再次上班當譯員。

當時我在大學一年級修業,一個工讀生,半工半讀,主採警察局的新聞。

警察局伙伴嬉稱我為「怪人」,因為我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惹草,婚

前律己嚴,婚後內人非河東獅子,但管教嚴厲,不敢逾越軌範半步,所以仍然

照舊畫葫蘆,依然故我,一塵不染。這正反映警察局的伙伴是龍蛇混雜,放浪

形骸,善飲酒、好打牌、常拈花、時吐霧,才算是「聖人」。「聖人」與「怪

人」相距千里遙,不是一丘之貉;一陰一陽,怎可一字褒貶。

      我對翻譯是一竅不通,全然不懂,人說初生之犢不畏虎,我卻是怕狼又

怕豹,真是萬事千般苦,六神無主,張惶終日,不知所措,幾乎被迫得似「秦

賣馬」妄顧英雄本色,伍子胥鼓腹吹簫,乞食於吳市,走投無路。

畢竟是個英雄好漢,不幸變生肘腋,潦倒落難,伴他半生的寶馬,

在捉襟見肘下,被迫叫賣街頭,也不改其英雄本色。伍子胥在其本國被通緝,

英雄落難,窮途末路,幸他絕處逢生,天佑好人,滿頭黑髮,一夕變白,逃過

一劫。他跋山涉水,逃入吳國,窮途潦倒,雖有鋼筋鐵骨,無奈饑寒交迫,赤

貧如洗,迫不得已,乃於吳市街上擊鼓吹簫,乞食裹腹,真是大水盡淹獨木橋。常言:「人無千日好,旦夕禍福至。人不可無志,志在人定勝天」。

與伍子胥都是氣宇軒昂,志堅不氣餒,終於一升大將,一拜丞相。

幸好翻譯編輯先生事前先上了一課,這個老夫子是中英文學泰斗,說話

聲亮鏗鏘,講詞嚴謹,外兇內慈,言方行圓,耍二面三刀,上頭偶然微笑,腳

底下暗使絆子,他斥我是嘴上無毛的小伙子,一般辦事浮而不實,自我欣賞。

他說翻譯要訣不外準、精、快、忠於新聞稿本,不可以生菜涼拌。國名地名須

按既定譯字,不得生吞活剝,必須一縷縷抽取繭絲,亦不能模兩可。逢國際

新聞花絮,輕鬆逗趣,便可精筆妙天下,大椽似筆寫龍蛇,但須顯易讀,雅

俗共賞,連老太婆都能明白;故我現暫訂你是試用。種牡丹者得花,種蒺藜者

得刺,好自為之,你明天就上班開葷。真是狐狸再猾也鬥不過好獵手。

      以我淺薄經驗要領略翻譯其中奧妙,猶難於登天。我卻視之為寶,甘之

如飴,絕非人生識字憂患始。人要經過千錘百鍊,一生不可能都是一帆風順,

一蹴而就。

讀書,做事,翻譯必先近而後遠,由淺入深,應該腳踏實地,戒好高騖遠。如果眉毛鬍子一把抓,其根不深,其蒂不固,書中就無千鐘粟,也無顏如玉。

讀書基礎如樹之根,根之茂者其果熟,味甘好吃。驕傲自滿是學習的敵人。管子:「士不厭學,故能成其聖」。我不僅要種牡丹,更要栽三叉綠葉相

扶持,所以我決定報到開葷。                                  

Hits: 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