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椎(三之三)

VERTEBRA

             病醫對症,如炭入熏爐;疾醫錯症,如雪入墨池

                                                                                    洪   文

      醫學極限於組織器官的治療, 對人心的恐懼至今沒有匠心獨出,仍然難窺究竟。病人最

畏懼是死亡,次為駭怕感染疾病,要教導病人不驚懼, 難比登天,如遇別有用心的醫生,以醫嚇

誘醫,病人就會驚惶失措,失去主意,花錢不當事小,疾病醫錯事大。有時醫生會胡神仙洞天

三十六,昧於推舉妙手回春醫。醫病切戒糊塗不明,昏亂昧時。

一樣米養百種人,但沒有二個人的七情六慾,在同一時間完全一樣。 醫生亦然,沒有例外

。有些醫生治病的手法,詭變莫測,離奇古怪,令人匪夷所思,看到兩公分大腸癌割三十公分,一公一公分乳房癌就全乳切除,看病不求甚解,不辨疾病輕重,深入分析,每有病人手術求診,便欣

然忘食,無異食人之食不懷人之。這種醫學理念割右乳房連子宮亦切,不善於手術者浮誇,慎

於行者不自詡。醫生會自我解釋因為駭怕癌細胞侵害周邊淋巴腺,預防導致擴散,所以要擴大範

圍切除手術。見仁見智,莫衷一是,各執一詞。好操刀者不求甚解,不操刀者好求甚解。

割二寸大腸癌要切掉十寸,腸癌前後各切四寸,醫生說否則難以根除。癌割靠近肛門四寸

至六寸,碰到醫生故弄玄虛,或因循守舊,排穢就得造口改道,接受永久性在左下腹結腸處另造

排糞管道,長年佩帶一個令人生厭的糞袋,這就是人工肛門袋。

如求診於另外一個守正不阿,患病相扶的醫生或可以保留肛門,因為一個守望相助的好外

科醫生,先分析腫瘤大小、位置良性惡性浸害腸璧的深淺病理分類,保肛門手術的經驗,

治病的水平,往往影響手術的成敗,不乏這樣例證。

病人最好在專科大醫院治疾,那裏經驗豐富,鄉田同井的專業外科醫生很多,任選易求;

碰到一個良醫,不僅可以保留肛門與性功能,日常生活情況也可由此改觀。我一個古稀朋友,去

年因大腸癌動刀,由一位著名華僑醫生手術,不知因由連肛門一起切掉,管道造口排糞尿,管蓋

一開,臭氣難嗅。如果大腸癌不是生在直腸下面或非靠近肛門四寸至六寸之間,可以連接縫合兩

頭大腸,不必切除肛門。經驗豐富的醫生察視大腸感染的深淺,是初期、中期或末期,以決定靠

近肛門癌大腸是否可少切一寸至二寸,以保留靠肛門大腸一寸以上,便可以縫合兩頭大腸,排糞

就不必造口改道。

 一公分乳房癌就全乳切掉,連腋下淋巴腺亦割,甚而禍及子宮。這類手術邏輯欠缺深入分

析,亦令良醫難以同。

癌分初期中期末期癌狀期期不同毒素分微毒次毒劇毒、毒毒不一毒質輕重

視癌菌腳長短愈長愈毒越短越輕,無足無毒。無毒就是腫瘤,無毒腫瘤該手術嗎?對病情的

看法隨個人的經歷愛好觀察角度的不同而不同所以治病沒有沉靜心胸,就無法實現治病目

標。以死心處死地者成功,以生心處死地者失敗。

      全乳房及腋下淋巴腺切除後,病人經常覺得手擘、胳膀、痠痛乏力、肌肉萎在這樣情

形下,必須早晚恆心做柔和運動,不要灰心,不要間斷,終會復原,這是手術的後遺症狀。

術後幾年,如因氣候變化,傷痕依然會痠癢。手提重物亦會感覺疼痛,休息後便會改善,

這種現象完全是一般筋肌症狀,不必驚慌。

問病莫大於不聞過,非寧靜無以致遠。病人問疾要追本窮源,醫生看診要刨根問底,雙方

做到通權達變,不要死守常規。病人經常墨守成例,只听不說、不問;醫生看病有時不適應客觀

情況,隨機應變,不聞、不問病史。這樣問診不是萬全之策,而是百不得一,最好辨法是醫生病

人都要听講,問病史,兩項並行,才是萬不失一。

一個案例,病人發生眩暈想吐,找醫生求診,病人不說病史,醫生糊塗又不問致病因由,

結果錯判「頸脊歪斜」,建議整脊,既花錢又冒險,使病症更加惡化。

其實病人眩暈,嘔吐,或是想吐,只要神志清醒,不是昏迷,這是內耳不平衡引起的典型

現象,祇要休息數小時或一天,就會自然痊癒。病人親身求診,當然清醒,醫生為何誤判?就是

醫生糊塗不問,病人惜口不說致患。

醫生正確看診方式要面對病人,細膩問診,適當驗病,誠心溝通,正確檢查,書寫記錄;

病人要正確述病史,病源因由,答醫生問話,廢話不說,不要僵得像屍一樣,只听不問。病

醫對症,如炭入熏爐,雖化為灰,其香不減;病醫錯症,如雪入墨池,雖融為水,其色愈污。

醫生要做到「望、」,病人要有「述、」四應,所謂大之間無禾

苗;地不平整,禾苗長不出。

醫生看病,病人求診,雙方要配合無間,才能一麥雙穗。

Thanks for Visiting!

267275
Today:
Yesterday:
Last Week:
168
161
1684
Your IP: 54.90.96.242